穿越者[中華人人民土地管理法-戈恩事變中日本媒體仍維持越俎代庖、有罪推定的傳統]

                                              時間:2020-01-18 15:01:16 作者:admin 熱度:99℃
                                              起亞k3中華人人民土地管理法-戈恩事變中日本媒體仍維持越俎代庖、有罪推定的傳統原標題:戈恩事變中,日本媒體依舊維持越俎代庖、有罪推定的傳統

                                                
                                                原日產汽車公司董事長卡洛斯·戈恩(65歲),2020年1月8日晚在黎巴嫩開了記者會,第二天(9日)國內便有了非常詳盡的報道。

                                                
                                                戈恩用英語、法語、阿拉伯語回答問題,語言的多樣性,并未隔斷信息的高效傳播。

                                                
                                                10日,戈恩馬不停蹄,接著接受了日本國家電視臺NHK等媒體的采訪。不論對戈恩個人有何種看法,也不論報道的立場是否堅定地站在日產、日本檢察廳一方,日本媒體在過去一年多時間里對戈恩做的“有罪推定”報道,依舊在持續進行著,這多少讓人產生出不少疑慮來。

                                                有罪推定,按檢察廳或者政府透露的信息,在法院判決之前,先給被抓進去的人定罪,這是日本媒體報道的傳統,這個傳統在今天的日本依舊大行其道。戈恩的抗辯,在這樣的輿論環境中,幾乎不能發揮任何影響??纯?日以后日本媒體對戈恩抗辯的報道,讓這種報道特點表現得更加明顯。

                                                

                                                有罪推斷的日本媒體傳統

                                                看日本媒體對戈恩事變的報道,一個比較大的感觸是,在法院正式判決前,媒體已經判戈恩有罪了。

                                                當然,戈恩12月29日的潛逃讓“有罪推斷”變成了“確實有罪”。不過在看相關的視頻及報道,看到戈恩表示義憤的種種手勢、身體語言時,在那有些夸張的背影中,筆者似乎看到了厚生勞動省原局長村木厚子。

                                                中國讀者可能不是很熟悉村木事件,筆者在日期間,知道日本媒體對村木有罪推斷報道的整個過程。

                                                日本官員做事的傳統是,部下草擬相關文件,上司在相關文件上簽字蓋章,之后相關文件再往上報送,接著更高一層的上司簽字蓋章,然后一份文件的旅行暫告結束,開始進入實施階段。

                                                日本對殘疾人寄送郵件是可以打很高折扣的。有不少和殘疾人相關的組織,靠非常低廉的郵費,完成了相關文件、文書的遞送,推動了讓整個社會對傷殘人員的政策的理解、義工活動的展開。

                                                一些盈利組織想借用郵政對殘疾人的優惠政策,將純商業上的郵件業務,走優惠渠道。但這里有個先決條件,必須有厚生勞動省的相關認定,這些組織才能利用國家的這一優惠政策。

                                                2009年,日本檢察廳發現,號稱殘疾人團體的“凜之會”,在2006到2008年期間,為家電銷售商、服裝店及保健品銷售企業發放直投郵件3180萬封,因為使用了殘疾人郵件渠道,“節省”了幾十億日元的郵費。

                                                再一調查,發現凜之會有厚生勞動省發放的相關證明,完全可以走殘疾人優惠渠道。發放證明的人、簽發人的上司的情況很快就查明了,2009年6月,檢察廳逮捕了已經升任厚生勞動省兒童家庭局長的原殘疾保健福利企劃課長村木厚子。

                                                

                                                殘保課的職員招認是自己所為,而且一開始就說是自己一人偽造了相關證明,但檢察院認為這顯然是職員在“舍己救人”,按日本行政習慣,不可能沒有上司的同意,一人能完成如此“大業”。村木也堅決否認自己在相關證明上蓋過章,至于如何在相關文件上出現了自己的章,這她說不清楚。

                                                很快,檢察官從沒收的軟盤上,找到了課內的相關文件,內容是村木對科員報告的回復,明確認為凜之會有享受殘疾人待遇的資格?!拌F證如山”,但村木依舊不承認自己寫過相關的郵件。

                                                媒體對如此巨額的濫用國家政策事件非常關心,對官員死不認賬更是恨之入骨,電視里經常傳出凜之會丑聞的最新進展,村木的形象一落千丈。

                                                是細心的律師,查閱了文件的制作細節。發現檢察廳提交的文件,竟然是村木入獄期間做成的,至于是誰特別制作了這樣的文件,又是誰將這個“鐵證”拿到了法庭上,已經無需再追究什么。1年零3個月后,村木走出了監獄,提供“鐵證”的檢察官脫下了制服。在日本不再擔任檢察官的人,能自動獲得律師的資格,而陷害村木的檢察官及其上司,均在后來未能成為律師,在日本成為笑柄。

                                                一年多時間里,村木一直被媒體定格為“罪人”,不斷有“獨家”信息從監獄中、從政府相關人士的口中傳出,唯一沒有的是村木本人的聲音。等冤案大白于天下的時候,沒有一家媒體對自己“有罪推斷”作出道歉,錯全都出在檢察廳方面,媒體只是在“報道”,在“傳播”日本政府的聲音,至于這個聲音有多糟糕,多么沒有誠信,這似乎無關緊要。

                                                如果日本媒體沒有“有罪推斷”,也許,出現重大事故、慘案的可能性也要小很多。

                                                “骯臟”的戈恩與新的有罪推定

                                                戈恩從1999年由雷諾汽車派遣到日產汽車公司,到2019年12月29日從日本潛逃,在日本一共整整二十年。

                                                到日產后的第三年(2002年),戈恩讓連續虧損了7年的日產有了盈利。也正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日本書店里有了介紹戈恩改革的書籍,報紙雜志上出的戈恩專輯更是汗牛充棟。

                                                在戈恩空降日本的2000年前后,松下電器的松下幸之助(1894年11月27日-1989年4月27日)、本田汽車的本田宗一郎(1906年11月17日-1991年8月5日)、索尼的盛田昭夫(1921年1月26日-1999年10月3日)等,戰后第一代企業家已經先后離世,戰后出生的企業家還在成長途中,尚未露出頭角。日本企業界、企業的經營急需新的領袖。

                                                

                                                遠來的和尚會念經,戈恩的橫空出現,日產奇跡般的復蘇,讓戈恩頓時成為經營奇才、日本改革的旗手、國家走出泡沫經濟后失落狀態的引路人。是日本沒有了相關人才,日本又必須熬過這個至暗時刻,讓戈恩成為了日本經營中的一盞明燈。

                                                但是,在中國所有年過六十的人,可能都還記著這樣一句話:“資本主義來到世間,從頭到腳,每個毛孔都滴著血和骯臟的東西?!鄙狭藲q數的人,有種天生的對資本家毛孔里滴著血和骯臟東西的堅信不疑。

                                                制度的建設、制度的完整性在現代企業中變得更加重要起來,不管是日產付給戈恩每年10億日元的工資,還是答應的在他退休后發給他的50億日元的補貼,如果普通日本人一生只能賺到2.5億日元,相當于戈恩一年工資的四分之一的話,在制度準許范圍內,只要具有合法性,就不能認為是骯臟的。

                                                但如果媒體將這種工資定為不合法,再回過頭來看戈恩時,會感覺戈恩是極度貪婪的人。戈恩帶日產走出連續7年的虧損,這個漸漸地變得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他拿了太多的錢,懷疑這些錢拿得不干凈,換句話說,媒體認為戈恩骯臟,要找理由對他有罪推斷。

                                                媒體(更確切地說,是東京地方檢察廳)對戈恩作出的有罪推斷,主要有這些內容:

                                                戈恩在2010年到2014年的5年間,對外宣稱的收入為49.87億日元,約每年10億日元。另外有大約50億日元會在戈恩退休時支付。這部分內容未公開。

                                                在法國有兩處住宅,在東京還有一處,此外在黎巴嫩、巴西也有自己的私有住宅。其中黎巴嫩的住宅是日產的子公司代為支付的購買費用。在個人居住點及住宅問題上,戈恩大致挪用了日產5億日元。

                                                從2002年開始,每年為自己的姐姐支付10萬美元的咨詢費。

                                                戈恩個人炒股損失40億日元,由日產公司代為填補。

                                                等等。

                                                戈恩在8日、10日回答媒體采訪時,反復說所有收入、費用的支付、移動,均經過日產公司董事會的同意,有正式的合意文件,遵守了守法規則。不過這些在日本媒體的報道中,幾乎看不到。而東京檢察廳、日產公司對戈恩的反駁,成為了媒體報道的重點。

                                                《朝日新聞》在9日報道的題目是:“戈恩被告,未說明逃亡方法”。好在還有一個副標題:“在黎巴嫩會見記者,批判日產和檢察廳共謀”。媒體報道的中心在于探明戈恩如何從固若金湯的日本,逃到黎巴嫩去的。

                                                同一天《日本經濟新聞》發表編輯委員的署名文章時,題目為“躲躲閃閃的戈恩”。重點也在其潛逃上,至于為何這樣一名著名企業家只能以潛逃的方式離開日本,其在日產經過董事會決定后而獲取的費用,是否合規合法,不做任何評論。

                                                日產是一家股票在東京證券市場及美國納斯達克上市的企業,別說退休后發給戈恩的50億日元,便是動用數百萬日元,企業內的審查、企業外的審計公司的再度審理、稅務所的追蹤等等,有一套嚴格的制度。董事會決定的事項是否合規合法,在出現不合規不合法的情況后,企業的處置方式,不是局外的媒體能作出推斷的事。如果違法,也該是法院最后裁決,而不是某個檢察廳的官員私下里對媒體說句話就能斷罪的事。媒體越俎代庖,代替法院先對某個企業家的行動作出推斷,這斷然不該。但日本媒體有這個傳統:先給某個人定罪,把他打翻在地,讓億萬日本民眾的腳踩在他的身上,令其永世不得翻身。

                                                如果戈恩真的個人就能把日產的數十億日元的資金轉到自己名頭上,日產能夠允許這樣的小人做總裁,問題則是出在日產及日本企業制度上了。這樣的日產首先該從東京及紐約退市。

                                                筆者對日本媒體在2018年以前將戈恩描繪成高潔、清廉的偉大企業家嗤之以鼻,對2018年以后對戈恩的有罪推斷更持質疑態度。戈恩事變也只有在日產這樣的企業中能夠出現,最該聲討的是日本企業制度中,這種允許個人獨裁,個人獨裁給企業名譽帶來巨大損失,同時最終會導致企業效益再度陷入絕地的制度因素。

                                                逼保釋的人用潛逃的方式離開日本,是日本司法的悲劇?,F在我們看到特搜部對從國外經營賭博的企業那里,收取了100萬日元好處費的國會議員實施了逮捕,但對給首相的好朋友在土地買賣上一次讓價就能是數億日元的官員既往不咎,日本司法公平嗎?

                                                在媒體能有罪推定的國度,這些幾乎就是家長里短的小事,今后也依舊能循環反復,不斷走入媒體視線,成為人們議論的話題。

                                                作者為日本企業(中國)研究院 執行院長。

                                                第一財經獲授權轉載自“秦朔朋友圈”微信公眾號

                                                中華人人民土地管理法-戈恩事變中日本媒體仍維持越俎代庖、有罪推定的傳統
                                              聲明:本文內容由互聯網用戶自發貢獻自行上傳,本網站不擁有所有權,未作人工編輯處理,也不承擔相關法律責任。如果您發現有涉嫌版權的內容,歡迎發送郵件至:[email protected] 進行舉報,并提供相關證據,工作人員會在5個工作日內聯系你,一經查實,本站將立刻刪除涉嫌侵權內容。
                                              三肖中特wrsug.com 北京今天11选5走势图 贵州11选5开奖结果 广西11选5的前三组 江苏体彩十一选5一定牛 大智慧股票分析软件 快乐十分复式玩法详解 河南22选5昨天开奖查询 排列五最近500期基本走势图 本信配资 北京pk拾稳赚几百一天